您现在的位置是:

十年打磨报告文学 讲述白方礼的故事(图)

2019-03-08 18:02

  在《白方礼,一个人的爱心长征》这本书中,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感人至深的取景器,再现了白方礼老人骑三轮车支教的一个个动人细节。于是,读者可以看到,“他每天在外的午饭总是冷馒头、一碗白开水,有时会往开水里倒一点酱油,那已是他的 美味 了”;可以看到,老人的小女儿白金凤下岗后,想到父亲创办的支教公司捧个饭碗,却被父亲拒绝,她当时不理解父亲,曾一路跟着父亲的三轮车,父亲在前面骑车,她在后面哭诉,引得众人围观……

  采访中,徐向林告诉记者,最初他是应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委托开始采写的,其间,他采访了白方礼的家人、生前好友以及采访过老人的媒体记者、受资助的学生等百余人。随着采访的深入,他越来越被感动。如果说刚开始他是任务性地采写,那么随着采访的深入,他从任务性采写变成了使命性采写。

  随着作者的笔触一路走来,就会发现老人的支教既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正因如此,才让公众所熟悉的那位老人更加真实、更加有血有肉。

  这之后的8年,他又历尽艰辛,相继拍出《白方礼》第二部《麦积山的呼唤》和第三部《幸福快车》。第二部表现的是一个受白老资助的大学生回乡当老师育人的故事,第三部表现的是一群“白方礼”在甘肃扶贫,帮助当地贫困乡亲脱贫致富的故事。

  “白方礼的大侄子白国然是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他家里很穷,到天津上大学后,自家负担本就很重的白方礼承担了白国然上大学的所有费用。每到星期天,白国然都要到伯伯白方礼家吃饭。侄子来了,白方礼就去买一点肉,肉太少,白方礼全家都不许吃,就给白国然一个人吃。如果白国然没吃完,老人就把肉从锅里捞起来,挂在井里,等下次白国然来的时候再给他吃。白国然每次回校,白方礼都亲自蹬三轮车送他回去。白方礼说,这不是一味让侄子风光,而是通过这件事,在子女面前树立尊重知识的观念。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来,白方礼自己没读过书,但他尊重一切读书人。”

  这让徐向林清醒地意识到,白方礼还“活”着,白方礼精神正在神州大地上四处弘扬,于是他将这些信息都补充进了书稿中。如今,他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急功近利地出书。他说,一位看到过他修改前后稿子的作家朋友评价说:“你修改前的书稿写了一个老人从 生 到 死 的过程,修改后的书稿写了一个老人从 生 再到 重生 的过程!”

  2012年度的《感动中国》颁奖晚会上,主持人白岩松说:“在过去的岁月当中,像白方礼老人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白方礼这样的故事还在延续,而这样的好人就在我们的身边。在《感动中国》走过10年的时候,请接受我们的特别敬意——白方礼们。”

  2001年,老人蹬不动三轮车后在车站给人看车,把一角、两角的零钱存进一个旧饭盒里,存够500元后捐给了天津耀华中学,他说:“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这是我最后的一笔钱”

  300名学子,35万元捐款,他出手如此豪阔;一个冷馒头,一碗白开水,他生活如此简单;一辆三轮车,一个苍老的身影,他就是这样感动中国的……

  2001年,老人蹬不动三轮车后在车站给人看车,把一角、两角的零钱存进一个旧饭盒里,存够500元后捐给了天津耀华中学,他说:“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这是我最后的一笔钱。”在场的师生全都哭了。

  读这本书,落泪是常态,但绝不是因为作者的笔触煽情。本书的作者徐向林已出版了《闯荡好莱坞》《追捕糯康》等多部著作,深知“传记是报告文学文体的一个支系,报告文学要见人见事,而且是真人真事、真情实感”,所以选材时坚持“确保真实、客观、自然”。本书之所以感人,完全是因为他对笔下的人物爱得深沉。

  一位看到过他修改前后稿子的作家朋友评价说:“你修改前的书稿写了一个老人从 生 到 死 的过程,修改后的书稿写了一个老人从 生 再到 重生 的过程”

  我们在弘扬白方礼精神时,一定要切记这一点,这正是我们当下社会所需要的精神支柱。“白方礼精神,不光体现在对学子的经济扶持上,他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以及到学校的现身说法,给孩子们带去了精神上的扶助。”徐向林说。

  徐向林说出这些线年光阴过去了。老人刚去世时,徐向林一边写作一边担心:“老人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人们遗忘?”正因如此,他决定“等”,于是他看到:2012年,白方礼老人在当年的央视《感动中国》10周年庆典仪式上,被主办方用“致敬白方礼们”的方式致敬;他注意到,每年清明以及老人的生日、忌日,《人民日报》官微、央视官微等都会推送图文纪念老人;最让他感动的是,白方礼老人生前所收的唯一徒弟李佳伦不惜变卖房产,拍摄了电影《白方礼三部曲》;全国各地以白方礼命名的基金会越来越多……

  与那些碎片性的片段相比,这本书更深入地挖掘了老人的内心世界。通过书中的描写不难发现,支持老人支教的动力之一,是老人对知识的渴望和尊重。年少时的白方礼家里贫困,没钱读书,有一次站在私塾外偷听,被先生叫到屋里听了半节课。先生看他求知心切,许诺可以只收他一半学费,即使如此,家里仍旧承担不起他读书的费用。对知识的渴求在年少的白方礼心里扎下了根,并且顽强地生长着。

  徐向林的这本书让人相信,善的光芒具有穿透世道人心的力量。在《白方礼,一个人的爱心长征》出版之后,老人已经不是一个人孤独地走在长征路上。本报记者李宁

  随着作者的笔触一路走来,就会发现老人的支教既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正因如此,才让公众所熟悉的那位老人更加真实、更加有血有肉

  1987年,74岁高龄的白方礼从货运场退休后,不仅捐出了全部积蓄支持家乡教育,而且毅然蹬起载客三轮车,将所有的收入和退休工资全部捐出用于支教。有人曾经计算过,他从1944年闯荡津门到2002年生病,在风雨里骑行了70多万公里的行程,相当于绕行地球18圈。

  2016年,在白方礼去世10周年后,作家徐向林打磨了10年的报告文学《白方礼,一个人的爱心长征》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

最新推荐

  • 市民学生祭-重庆时时杀跨

    白方礼当年资助的耀华中学、红光中学、南大等校的贫困学生,后来很多考上清华和北大的本科和研究生。几天来,他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感怀老人的恩情。受助学生李蕾每年都要

  • 【大爱】总有一种平凡让

    一年365天,白方礼没歇过一天。他曾在夏季烈日的炙烤下,从三轮车上昏倒过去;他曾在冬天大雪满地的路途中,摔到沟里;他曾因过度疲劳,蹬在车上睡着了;他曾多次在感冒高烧到

  • 单人剧《白方礼》剧本朗

    据了解,受邀参与该项目剧本创作研讨的有天津市文广局、市文联、市剧协、市艺研所的多位领导、专家以及本市多所艺术院校从事戏剧文学教学与舞台表演教学的教授。希望这部以反

站长推荐

  • 【大爱】总有一种平凡让

    白方礼,1913年生于沧县白贾村。因祖辈贫寒,他从小没读过书,13岁起就给人打短工。1944年,因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他便逃难到天津,做了一名三轮车车夫。解放后,他靠蹬三轮成了

  • 蹬三轮赚钱捐助贫困生 白

    74岁,他蹬三轮赚钱,捐给贫困生。近20年,35万,圆了300多名贫困学生的上学梦。那年,他向老师递上饭盒里的500元: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这是我最后一笔钱。去世时,

  • 单人剧《白方礼》剧本朗

    据了解,受邀参与该项目剧本创作研讨的有天津市文广局、市文联、市剧协、市艺研所的多位领导、专家以及本市多所艺术院校从事戏剧文学教学与舞台表演教学的教授。希望这部以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