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郭德纲曝相声界收徒内幕:上过春晚的30万 一级

2019-03-23 11:12

  明年德云社就做了20年了,虽然这么些年,相声商演他票子卖得最好,副业也张罗了好多,但真讲出那句“相声界里最好的相声演员”,也会有大把的人跳出来表示不服。最近郭德纲和冯小刚、宋丹丹一起参加东方卫视《笑傲江湖》第二季,不管台上如何,老郭点评得可欢实了,一句一个包袱,让向来“钢炮”的冯大爷也跟着亲和了不少,在开播发布会上,冯大爷就说了,“第二季听说郭德纲来我就来了,为啥?省钱,不用买票看演出了。”

  郭德纲:她善良。她笑了也能让选手放心,但是她也确实开心,但我是每天在里边摸爬滚打,你想想我从7岁就干这个,你说得什么样儿的笑话包袱能让我都笑得不行了?我也特别想笑,配合一点儿,让演员们在台上放心一点儿,但是实话实说,干专业的你让我笑得那么痛快也不现实,就好比厨师你给他摆什么菜他也知道你怎么做的,不会像饿了三天的人那么开心。

  郭德纲:对对,《欢乐喜剧人》我也看了,挺好,不然我也不来了。喜剧难搞,主要是让人哭特别容易,让人笑确实不容易,而且常年这么做,对编导团队的要求、对选手水平的要求都是个难题。

  又逢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你知道315是什么意思吗?你知道315该怎么维 ...[详情]

  郭德纲的弟子烧饼参加了这一季《笑傲江湖》,台上使出浑身能耐“挤对”师傅,台下声情并茂讲述着老郭拉扯孩子们的不易,儿徒们从小拜了师傅,吃喝拉撒都得管,甚至比亲爹亲妈还操心。老郭的亲儿子郭麒麟现在也继承衣钵成为了德云社的少班主。事关下一代的前途,老郭却显得很随意,“工作而已,饿不死得了呗,能做就做,不能做就干别的,说相声、卖报、修脚、到非洲国家当总统,都是工作,人就是几十年,就找一个工作,想太多吓唬自己干嘛。”

  用他老“挤对”人那话:老郭是相声演员里最会做生意的,也是做生意里相声说得最好的。

  冯导也和我聊过这个问题,说有一天你老了,观众也不乐了,那你还演吗?我说那当然(不演了),我是最有羞有臊的,站台上没人笑、贴出你名字没人买票,那就犯不上!记者:网友说“《笑傲江湖》第二季就是来看老郭的”,你觉得是不是抢选手风头了?与那些碎片性的片段相比,这本书更深入地挖掘了老人的内心世界。没有一个人是永远在云彩眼里待着的,人一辈子就几十年,当中有一段时间能属于你,就可以了。我曾经跟他们开玩笑,说你们送票送得那么好,为什么不去干个快递呢?十年了,一个社团垄断了一个行业并不是一件好事儿。通过书中的描写不难发现,支持老人支教的动力之一,是老人对知识的渴望和尊重。先生看他求知心切,许诺可以只收他一半学费,即使如此,家里仍旧承担不起他读书的费用。记者在《笑傲江湖》第二季复赛录制当天专访了郭德纲。对知识的渴求在年少的白方礼心里扎下了根,并且顽强地生长着。年少时的白方礼家里贫困,没钱读书,有一次站在私塾外偷听,被先生叫到屋里听了半节课。对于上不上春晚的问题,郭德纲似乎有备而来,先一顿乱打岔,又说自己“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人家觉得你有用人家自然会来找你,觉得你没用你天天上人家门口跪着求人家,你说有意思吗?”郭德纲:(低头笑)没错,从2005年到现在,德云社是这个地球上唯一能做相声商演的团队。金星问我,歌坛有半壁江山,德云社是不是相声界的半壁江山?我说不是,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江山了,就是一片大海,德云社就是海上的一条孤舟,随风飘荡。那都是假的,我们干这个的都知道,虽然对外说团队接个商演多少钱多少钱,但实际上给个两三万就去了,然后主办方送票,家家送票!郭德纲:这么说吧,我从来没有把我的工作看得多么的高,但也没有把它看得多么的低。你可能说了,张三李四都演了。说相声,一是我喜欢,二是我的工作,如果恰恰你喜欢它你还能干,就好好干呗。

  郭德纲:我收徒弟和别人不一样,相声界近些年收徒弟都是收钱,打个比方,国家一级演员可能收20万,有点知名度的、上过春晚的可能收30万,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一分都没要过我的徒弟们。孩子和你学艺是学能耐来了,还没学呢就得花这么多钱,你怎么保证这么多钱能赚回来?这有点儿不合适,这不是变相的诈骗么?所以这么多年来,二十几个人凑个钱给师傅们买个小礼物,这个是有的,但是拿钱装口袋里,以前没有,以后我也不会,有钱自己赚去呗!

  郭德纲:谈不到抢,我们坐在那儿是为了让选手比我们强。我们仨都不说话,那你说东方卫视招谁惹谁了,对吧?但也不能说,某个选手太出彩,抢了导师的戏。我们尽自己可能把事情做好,各司其职。这一次我觉得都挺好,台上台下都很卖力气。

  郭德纲:我们当年收徒可能更看重的是艺术天分,哪怕看出来这个人可能人性很卑劣,老觉得慢慢是可以感化的,只要天分好就好,但经过这么多年我觉得这是有失偏颇的。天分好是一方面,但随着成长他有些个毛病好不了的话,对这个人、包括对这个行业来说都不是好事,所以我们老说,不能给这行再招祸害了!能耐不行可以提高,人性不行那是永远的。

  郭德纲:没人拦着你!谁不让你讽刺了?现在问题是说相声的都不会说相声了,好比找了一帮裁缝给了一个炒勺,然后说,你可以炒菜了,他不会啊!毛病在这儿。我们现在四分之三的相声演员没有学过相声,但机缘巧合,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了,一个月挣这么多钱,道貌岸然的,都跟老师似的,你不让他干他也挺难受的,所以再要求什么,也觉得不合适。

  用冯大爷点评选手的口气说,“你还别说,这孩子有天赋,贫是贫了点儿,但不管他说什么,都能把你逗笑,还不在那个套路里边,这就是个本事,我先给了,丹丹你觉得呢?”

  郭德纲:不是,相声是有不同的艺术形式、不同的技巧,讽刺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就好像煎炒烹炸熘熬炖是做菜的几个技巧,但我们不能说炒是烹饪的主流,这是不理解相声的人可能为相声找了个借口,说,相声现在不能讽刺了,所以导致了相声不好听。毛病在演员身上,这个最重要。讽刺是小技巧,如果分开来讲,相声可能有上百种表演技巧,讽刺是其中之一。

  除了卖面膜,最近还琢磨着开发红酒,郭德纲说,“德云社不缺人,朋友也多,大家想干啥都可以,也正常。”

  郭德纲:喜剧要更上一层楼不容易,没想到,复赛还能做得这么精彩。很多节目超乎想象一倍两倍,所以节目团队真的很用心!

  记者:所以你那天发微博,意思是只要看到谁说要振兴相声艺术,你那感觉就跟进古玩2元店一样。

最新推荐

  • 单人剧《白方礼》剧本朗

    据了解,受邀参与该项目剧本创作研讨的有天津市文广局、市文联、市剧协、市艺研所的多位领导、专家以及本市多所艺术院校从事戏剧文学教学与舞台表演教学的教授。希望这部以反

  • 天大师生坚持二十年的“

    另一名来自爱心社的同学说,虽然没有受过白爷爷的直接资助,但自己受到了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和学校的关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爱心已经在自己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在刻苦学

  • 重庆时时人工安卓计划-乐

    而李权哲这一次看上去有一点没有精神的感觉,不知道是拍摄者的问题,还是李权哲的问题呢!这一次李权哲佩戴了耳线,看上去非常的 精致,还佩戴了美瞳,看上去也是格外的的韩范

站长推荐

  • 郭德纲曹云金师徒翻脸相

    对传统文艺团体特别是一些民营文艺团体的说相声的演员的情况,我不了解,不熟悉。9月5晚上8时,华西都市报记者终于电话联系到了姜昆的徒弟、著名相声演员邓小林,他终于开了口

  • 【大爱】总有一种平凡让

    白方礼,1913年生于沧县白贾村。因祖辈贫寒,他从小没读过书,13岁起就给人打短工。1944年,因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他便逃难到天津,做了一名三轮车车夫。解放后,他靠蹬三轮成了

  • 市民学生祭-重庆时时杀跨

    白方礼当年资助的耀华中学、红光中学、南大等校的贫困学生,后来很多考上清华和北大的本科和研究生。几天来,他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感怀老人的恩情。受助学生李蕾每年都要